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卑诗系情(新版)】(51)【作者:超级战】
【卑诗系情(新版)】(51)【作者:超级战】
字数:6500

                       第五十一章

    电脑资讯显示该班航机已由曼谷起飞、也会准时降落在吉隆坡机场,所以提着硬壳公事包的杜立能提早十五分钟进入出境大厅,目标确实出现在乘客名单上,但他搞不懂这家伙为何要选择在此地停留六小时,然后再转搭其他航空公司的班机去杜拜,这样的安排除非是要掩人耳目,否则便是在此地另有要务,要不然没有任何逃亡者会多此一举,因为以叛徒目前的身价,很可能招致各方兵马的绑架或追杀,因此这一站停靠的委实有些诡异。

    看似漫不经心的小杜在大厅里四处走动,直到该航班已降落的电子看板亮起来以后他才坐了下来,接机者大约占座位的七成,他坐在左侧最后一排的角落,这样他不仅可以眼观四面、就连旅客出口的显示幕也能一览无遗,看情形马来西亚的国安单位并无任何动静,不过有一女三男已被他列为可能的敌人,那些人集中在右侧或站或坐,但彼此之间却有着行动小组的默契与队形,那种随时能够互相支援及包抄的态势,使内行人一瞧就知道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同业,若非事态严重或目标身份特殊,通常任何国家的情报单位都会避免采取这种阵势,因为这意味着任务的非同小可、同时亦表示这批人还备有后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兰花航空的机组人员先行出关之后,那三男一女悄悄变换了一次队形,其目的大约是想在第一时间就将叛徒包围起来作为第一道防护,这时杜立能也站起来向旅客服务柜台走去,他在作最后一次确认,以便决定要在哪儿动手,眼前出现的都是亚裔人口,所以出现在安全门外那张中东男子的脸孔立刻被他一并列为敌人,如果按照正常作业,此时外面至少有两辆汽车正蓄势待发,依照这种状况判断,一出了那扇安全门才想动手肯定会是枪林弹雨,因此他决定就在接机室内动手,毕竟屋里的任何人都无法将制式武器夹藏在身上。
    看了一眼显示幕以后,小杜在服务柜台旁的资料架里又分别放了两片黄色箭牌口香糖,这是小型的燃烧弹,引爆后不仅会烟雾弥漫、而且任何可燃物皆会在瞬间起火,想制造混乱或混淆敌人效果一向不错,紧接着他又在安全门两旁的盆栽里放了四片绿箭,这是威力更强大的烧夷弹,爆炸时不但声响惊人、喷溅的红点更是令人怵目惊心,事实上这些东西并没什么杀伤力,充其量就是为了可以顺利来个声东击西罢了。

    一切准备就绪才不到五分钟,目标便已在显示幕上现身,叛徒虽然易容成背包客的模样,但那对锐利而狐疑的眼神却瞒不过小杜,眼看那家伙就将走出甬道,四人小组也分别迎了上去,可能是状况一如预期之中的让人满意,所以不疑有诈的叶光辉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狡笑,他甚至还一面朝人群里的某个人颔首示意、一面轻拍着肩头的蓝色背带,似乎是在说明有什么东西就在登山包里面。

    这时杜立能离叛徒大约十五码,但在他前方除了那三男一女还有不相干的两名接机者,目标已经跨出甬道,整个护卫小组也马上迎了上去,然而就在双方准备握手的刹那之间,小煞星按下了腕表的镜面,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夹带着火光和暗红色亮点到处飞溅,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并且开始胡乱奔逃,就在尖叫声连绵不绝当中,五名敌人也全矮身蹲了下去。

    按下第二次表面时,原先就已预藏好的十颗迷你型震撼弹同时炸开,才刚响起来的警报器立刻被震停好几个,这时弯腰前进的杜立能离叛徒只剩七码距离,神色紧张而仓皇的护卫小组拉着叶光辉正眯着眼想要觅路而逃,但他们一起身移位恰好给了别人大好机会,小煞星毫不犹豫地按下手提箱把手上的暗钮,不到一公分长的淬毒短针准确无误地没入目标的左大腿。

    愣了一下的叛徒先低头看了一眼,尽管腿上并没有伤痕或血迹,但蓝色牛仔裤上还是有个隐约可见的小孔,他难以置信的抬头望向小杜,就在两人四目相接那一刻,从那对坚毅而镇定的眼眸里他仿佛已知晓答案,果然烟雾中的杀手正在朝他点头称是,然后他整个身子便软了下去,没错!这一针正是叶光辉也听闻过的「见血封喉」,任何人只要被针头刺穿皮肤保证活不过五秒钟,而且会连半个字都说不出口,这位官拜上尉的情报员大概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如此的雕虫小技之下。

    叛徒一倒下去,护卫小组中的一男一女立即朝杀手扑了过去,但是杜立能早有准备,倒着走的他突然将手提箱抛向空中,恰好冲到下方的女干员无论身手多么矫健都来不及应变,因为就在那双机警的利眼向上仰望时,整个公事包已炸裂开来,不过小煞星只能看到这里而已,在恍如死光的强烈爆芒乍现以前,他早一步转身向外冲了出去,连续暴闪的超级强光使他的背部完全被吞噬掉,感觉就像有半个身躯被烈日熔化了一般,然而这个预期中的景象并未阻碍他的脚步,朝着掏出手枪冲进安全门内的中东男子,他一记反手挥斩便朝对方后颈重砍下去。
    正扬起左臂在遮挡强光的中东人根本看不清楚东西,在一遍混乱与嘈杂当中,
这家伙立刻应声往前栽倒下去,手上的点四五白朗宁也摔了出去,然而小杜连脚步都不曾停滞,在机场的安全人员与警察蜂涌而出之前,他已抱着一个瘫倒在门边的老妇人冲了出去,外面还听不见消防车与救护车的刺耳笛音,在排班计程车司机的帮忙之下,他把老妇人搬进后座以后,自己也趁乱脱离了现场,这时焰光弹的最后一爆恰好闪了开来。

    电视上的即时新闻立即播报出现场画面,除了叛徒确定已经死亡以外,警方宣称捕获一名疑似凶嫌的中东籍男子暨捡到一把制式手枪,至于其他眼睛遭到强光灼伤的群众都有短暂失明现象,所以不管伤势如何皆一概送往医院紧急救治,看到这里杜立能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他既未伤及无辜亦未导致其他伤害,轻微灼伤的人很快就会痊愈,较为严重的应该是那三男一女,他们没有长达半年以上的悉心医疗和照顾,恐怕视网膜的功能会日益衰退下去。

    任务算是圆满达成,为了不露痕迹,小杜还刻意留在马国多玩了两天,然后才走陆路进入泰国搭机回台,剩下的事情就由上面去处理,只要没当场被逮住小辫子或滥杀无辜,所有质疑和看似可能的证据最后都会在一连串的折冲与谈判当中消弭于无形,这是情报界的惯例、也是特工人员必须尽快脱离现场的主因,只是虽然如期干完了这一票,但他依旧是位没有正式军阶的执行者而已。

    除了训练、讲习,剩下的便是从事一级参谋的工作,由于人事情报官的职务可以接触到许多机密资料,因此随着人面之提升与广结善缘的作风之下,杜立能的军旅生活完全超乎外人所能想像,他那份仿佛可以呼风唤雨的特殊权力,使他终于找到了李子阳家族的存档,果然李老汉的父亲也是个资深情报员,但自从与国际集团挂勾以后便销声??匿迹,尤其在上次和小煞星打过照面以后更是宛如石沉大海,虽然整个组织拼命想要把这形同叛徒的老家伙挖出来,可是却一直无法成功,这种状况是情报圈子里的大忌,因为想像不到的叛变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这个本名叫李家骏的上校早成为局里的通缉犯之一。

    老头子断了线、儿子自然成了漏网之鱼,不过因为他们与国际贩毒集团曾经挂勾,所以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见解之下,小杜亦不止一次叮咛自己那班角头兄弟要随时提高警觉,也许是经验使然或来自于本能的直觉,他总认为那场恩怨并未了结,该来的迟早要来、命中注定还会碰面的人必然仍会相逢,所以他从来不曾放松自己,无论表面上他如何谈笑风生,暗地里却是卯足全力在尽量充实自己,因为有时候他会是个宿命论者,相信人生的来去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及机缘。

    日子看似平淡无奇,但在某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杜立能带着三名手下踏上了一座知名的高尔夫球场,本来今天上午有球队包场办友谊赛,其他球客不能再擅自开球,因为主办单位可是大有来头,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可是他偏偏要插队进去,这种硬碰硬的作风当然会造成对立,不过等对方知道他们这组人的身份以后也只好让步,跑江湖的人大概都心知肚明,当特权遇上特权的时候,谁的权力比较大便可以全盘通吃,然而小煞星并没那么鸭霸,他在对方不得不同意之后仍然礼让球队成员先行开球,他们这组则押在外球道的最后。

    由于时候未到,所以他并不急,真正要见真章的是内、外球道各打完九洞要换场时的空档,那会儿有人会进卖店或跑去上厕所,等于是中场休息时间,因此所有人差不多都会聚集在会馆前面,虽然有人会迫不及待抢着要再度出发,可是这个球队不会,因为他们是由警官和八大行业的黑道份子所合组而成,不仅每杆的赌注骇人听闻、谈话的内容更是极尽肮脏之能事,说穿了这种友谊赛其实就是白道公然在收取黑道所送的贿赂而已,别说警方污秽至此、司法界又何尝不然?故而杜立能这次是刻意要来敲响一记警钟!

    小白球是最好作弊的运项目之一,因此黑道份子当然会拼命放水故意输球,此种永远都是一边倒的比赛往往却是皆大欢喜,可见这个社会的潜规则已肮脏到了不堪闻问的地步,假如猜测无误的话,午餐之后的二次会必然又是一连串的酒色财气一直爽快到三更半夜,不过今天这群人可能会有点扫兴,因为有个恩怨分明的男人再打一个洞就会变脸。

    前八洞小杜这组人一路谈笑风生,挥杆总是飒爽又俐落,就算上了?岭推球也是毫不迟疑,因为他们并不计杆数和输赢,这次下场的目的其实是要来打人,所以跟在他身边的三名手下全都体型健硕且高大,排行第一的金湖身长一米九三,强壮的像头蛮牛一般,但这只是外观惹眼而已,这位情报界的新鲜人最拿手的是空手道及八极拳,普通人若是徒手和他干架,就算以一敌十他大概也稳操胜券,至于身高一米八六的宏裕与一米八八的国兴亦非省油的灯,因此尽管前后组都是青面獠牙的黑道人物伴随着惯于作威作福的便衣警官,但是在知道他们全部具有特殊身份的前提下,竟然个个都刻意保持安全距离。

    这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分际反倒让彼此都倍觉轻松,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小杜真正想教训的只有一只王八而已,其他人只要不自动卷进来他也懒得理会,只要是捞偏门的人物和贪官污吏他一向横眉以对,所以在不想波及无辜之下,那些妖魔鬼怪自然是离他越远越好,否则他早就拟定好的应变计划一旦施展出来,恐怕会让不少人脸色发绿、甚至有某个倒楣鬼还会因此而吃不了兜着走。

    三推进洞的宏裕是第九洞打最后一杆的人,当他把球和推杆都交给杆弟以后,
依照球场规则,每个人都把鞋底清理干净才踏进会馆的咖啡厅,但是在屋子里绕了一圈小杜并未发现目标,所以四个人又从侧门钻了出来,这时有六、七个正在大声暄嚣的家伙恰好迎面而来,并且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要找的人,因此他连忙用手肘碰了一下金湖说:「准备呈战斗队形上菜啰。」

    三个训练有素的手下立即散开成觭角之势,位于小杜左侧两码外的国兴还不自觉地拉了拉黄色球衣的下摆,这个小动作并不够专业,但这是一般新手较常犯的老毛病,所以身为指导员的金湖只是眼神一闪却不动如山,当下便站定在长官右后侧约四步的距离,而宏裕则已跨窜到阶梯下面,打算把任何人都隔绝在四十五度角以外,平常这是街头行动时的掩护队形,若是必要时每个人都可以瞬间变成攻击手,不过被当作目标的猎物并不知危机之将至,平常仗着穿过老虎皮、又有公权力能够当靠山的警界败类,仍然吐着五字经在张牙舞爪。

    流里流气的地痞模样让人看了就讨厌,小杜真搞不懂国家怎会把警察教育成这副德性,每次闹上新闻版面就诓称是办案所需,但卧底制度根本轮不到他们来执行和扮演,这些满口谎言的第一线治安人员会被社会鄙视成「贼头」或「臭条子」还真是咎由自取,不过这些并不需他来操心,目前还是办正事要紧,眼看嚼着槟榔的模范警察就要跳上阶梯,他马上横移一步挡在敌人的正前方。

    口沫横飞的屁仙吹牛吹的正高兴,猛一转头却发现有人挡在他面前,嚣张惯了的家伙倒也不敢太放肆,因为他知道今天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再加上他必须抬头才能看清是谁站在阶梯上,因此在愣了一下之后他才眯着眼睛往上瞧,起初他的表情只是有点纳闷和不悦,不过没等他开口说话,杜立能便已笑咪咪的盯着这家伙调侃道:「不简单喔!凭你这种烂货也能从小组长升到队长,看样子你拍马屁和送红包的功夫一定都不错。」

    鄙夷的语气与绝对不友善的拦路虎姿态,马上让敌人心头一懔,神色也随即紧张起来,但是这家伙并未立即发作,因为他明白敢在这种场合呛声的必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所以他往后退了半步才再度仰头注视着说:「你他妈是在跟老子开玩笑还是……?」

    小杜在又踏下一步台阶的同时,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口气却变得异常冷峻的问道:「认出你爷爷了没有?我的长相应该变化不大,你这蠢蛋的记忆力不会这么差吧?」

    这回对方可能认出了他的脸孔,在猛地倒吸了一口气的情形之下似乎还不晓得该如何应变,但没等他回过神来,杜立能已经大吼着说:「我讲过这一脚绝对会还你!」

    突然从第二层台阶上飞跳起来的矫健身影业已出招,只听一记又沉又闷的重击声突然爆响开来,紧接着便是那位模范警察倏地往后倒飞出去的弓形身躯,即使旁边和背后都有人遭到擦撞、也有人伸手想帮他稳住,可是沉重的肉身在强烈的踹击之下,除了随着惨叫声狂摔在十尺开外,有两个小跟班也一起跌倒在地,这变生肘腋的一幕令许多人面面相觑,刹那之间是既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晓得该怎么处理,因为小杜这记飞踢实在来得太过于狠急!

    先声夺人的小煞星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继续往前迈进,寒若冰霜的脸孔不怒而威,那对仿佛可以杀人于无形的星眸异常炽亮,他每走一步,三名手下也必定亦步亦趋的跟进,光凭那股气势和精练过的高大身材,识相的老江湖立刻纷纷闪避,就算有人还在忖度情势想伺机而动,但在高压而紧绷的氛围之下,终究没人敢放胆造次,这时杜立能已走到仍无法起身的刑警队长面前厉声喝道:「给我站起来!别躺在地上装死,那回你从背后偷袭我,老子都没躺下,还一个打三个陪你们过招,现在你是在装什么孬?你他妈还算是男人的话就给我站起来单挑,要不然就从这里爬回办公室去把职务辞掉,你这种下三滥的人渣也配当警察吗?」
    有人听出了端倪、也有人抱着看好戏的心理退得更远一点,别以为黑道和警界会有多少道义存在,除非是有深切的利害关系或黑白挂勾之后有着绝不能曝光的秘密形成命运共同体,否则这些人的明争暗斗肯定比连续剧的情节更精彩,再加上警方利用前科犯当作线民的暗黑结构,那种错综复杂的人脉更是肮脏到不堪耳闻,因此照子亮一点的人不会傻到事不关己而抢着当出头鸟、聪明的当然是先作壁上观再说,所以尽管满脸痛苦的大尾条子捂着胸口四处张望,但一时之间并没有人敢跳出来充当马前卒。

    空气只凝结不到五秒钟,再度逼近的小煞星已站在敌人跟前,他不?地盯着嘴角开始溢出血迹的家伙嘲讽着说:「蔡头蔡大官人,你一向不是威风凛凛、黑白通吃吗?怎么现在才挨了一脚就躺在地上装死?这么孬种会让人看笑话喔!来、乖乖的站起来跟老子单挑,我还要狠狠地修理你一顿。放心,你如果怕死的话就跪下来求饶,我应该会考虑看看,而且我保证不会以多欺少或是从你背后偷袭。」
    眼神闪烁,脸色青白变换不定的刑警队长还赖在地上期盼会有救兵出现,可惜好像所有人都在等待他会有何反应出现,就连他最爱吃豆腐的漂亮杆弟也站在楼梯边望着他,如此难堪的场面他怎可能忍受得了?所以他一面单手撑地想要站起来、一面愤怒又畏怯的盯着小杜想要说话,可是他才甫一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这是吐血!连续吐了三口的份量不多不少刚好把他球衣的前襟完全染红,溅到地面的反倒只有一小部份。

    有两、三位杆弟忍不住发出惊呼,也有他同组的球友想要上前搀扶,但马上被国兴喝止:「这是私人恩怨,没事的人最好站开一点,否则你就得有本事挺这人渣到底,假如有人自认可以包山包海的就尽管跳出来试试看!」

    在场的不乏黑白两道要角,但面对国兴的宣言和警告,依然无人敢出头轻攫其锋,因为大家心里都有数,这次想跳出来帮忙围事恐怕会惹祸上身,所以本来有意蠢动的人马上便打消念头,而眼看奥援一时之间还不会出现,可是场面还是得撑下去的蔡头终于忍痛缓缓站起来骂道:「你他妈姓杜的,你晓不晓得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市刑警大队第二中队长的金身也是你能碰的吗?」

    狐假虎威的语气和色厉内荏的表情,令人打从心里就瞧不起,因此小杜用食指猛戳着这混蛋的额头说:「几年不见你倒是没啥改变,还是一副人五人六缺少教训的模样,很好,今天我来教你以后要怎么作人!」

    一个是被戳的怒从胆边起、一个是越讲越生气,就在蔡头忽然一手拨额、一手猛往敌人咽喉扣去的时候,小杜的右勾拳带着顶心锤也同时启动,这一招没有所谓不分上下那回事,虽然两个人都化解了手部的攻势,可是紧随而至的膝盖侧击却让臭条子吃了大亏,由于小煞星的左脚叫人无从防范,因此就在一声惨呼声中,向后重摔倒地的刑警队长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