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歲月歡歌1-17
歲月歡歌1-17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洞房激情





「新郎新娘入洞房……」



隨著一聲吆喝,結婚儀式結束了。



1998年10月1 日,一個新的家庭誕生在一個縣城?。



新郎(陳文斌)、新娘(李秀玉)默默地坐在洞房的床上,四目相對,碰出

愛的火花。



新郎陳文斌今年27歲,新娘李秀玉25歲,他們兩人都是普通家庭出生,戀愛

了五年時間今天才結合挺不容易的。



李秀玉長的很美,身材豐滿性感,三圍很標準,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就像

影視明星一樣。



陳文斌雙手摟抱著李秀玉的柳腰,嘴瘋狂的吻著李秀玉的性感紅唇,陳文斌

和李秀玉抱在一起,側躺著親吻。李秀玉的嘴唇軟軟的,舌頭濕濕的,陳文斌把

她的嘴唇含在嘴?輕舔。



李秀玉把舌尖伸到陳文斌的嘴?。陳文斌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



「討厭,幹嘛吸那麽重,痛死我了啦。」李秀玉連聲叫痛,一對粉拳在陳文

斌的胸前連連捶打。



陳文斌握住李秀玉的手:「老婆,我吸你多重,就證明我有多麽愛你。」



陳文斌撐起半邊身子,一手搭上了李秀玉的乳房上。李秀玉的乳房很大,但

是很有彈性,陳文斌一只手掌握不下。隔著婚衫摸不過瘾,就在她的耳邊低語:

「老婆,咱們把衣服脫了吧。」



李秀玉點了點頭。



陳文斌把李秀玉的婚衫從膝蓋處掀起,往上撩。她配合的支起身子,舉起白

藕似的雙手,讓陳文斌把婚衫順利地脫了下來。



李秀玉的?面穿了一套黑色的內衣,黑色的胸罩,黑色的三角褲,襯托得原

本白淨的皮膚更是晶瑩剔透,顯得嬌媚蝕骨。



「老婆,你真好看!」說著陳文斌把李秀玉的胸罩解了,一對豐滿堅挺的乳

房露了出來,兩顆深紅的乳頭點綴在上面。陳文斌握住她的乳房使勁抓捏,雪白

的乳房從指縫?擠了出來。



「喔……」李秀玉輕吟了一聲,「吻我……」



陳文斌低頭吻了下去。一邊吻,一邊用手指逗弄著她的乳頭,在陳文斌的撫

弄下,那兩粒紅櫻桃慢慢的漲大。陳文斌低下頭叼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勁地吸啜





「嘻,好癢,幹嘛只吸人家奶頭?是不是小的時候你老媽奶水不足,現在要

從我這?補回來呀?」李秀玉笑的花枝亂顫。



「是呀,我就是要吃老婆的奶。」陳文斌擡起身子,笑嘻嘻地說。邊說邊把

自己脫了個精光。



「你的真大呀。」用手指圈著陳文斌的陰莖,一上一下地套弄著。陳文斌繼

續擁吻著李秀玉,一只手開始不安份地往下伸。摸到了李秀玉的下身。她的陰部

已經完全濕透,三角褲衩摸上去已是滑不溜手。



陳文斌脫下了李秀玉的三角褲,這下李秀玉全身赤裸的呈現在了陳文斌的眼

前。她的陰毛呈倒三角,黑黑的一片,摸上去卷卷的。陳文斌把李秀玉的大腿打

開,兩片大陰唇被淫水浸得亮晶晶的,閃爍著淫糜的光芒,微微向兩邊張開,仿

佛訴求著什麽。



陳文斌用腳撐開李秀玉的雙腿,趴了上去。



「老婆,我要操你。」陳文斌在李秀玉耳邊低語。



「好了,插進去吧,我也要你。」李秀玉一手握住老公的陰莖對準她濕漉漉

的陰道口,一手在他的屁股上輕拍了一下。



感覺龜頭碰到了一個又濕又熱的小洞,陳文斌知道找到了目標。下身往前一

挺,「唧」的一聲輕響,陰莖頂入了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天地。整個陰莖被陰道

緊緊包容的感覺真是好極了。李秀玉抱著陳文斌的腰身動了動屁股。陳文斌也一

前一後地抽送起來。



其實李秀玉的第一次不是獻給陳文斌的,現在是快到21世紀了,陳文斌說,

貞操對他來說無所爲。



隨著陳文斌的抽插,李秀玉的陰道越來越濕,就像下雨天泥濘的濕地,咕唧

咕唧地響。陳文斌邊抽邊舔著李秀玉的耳垂說:「老婆,你的下邊真濕,發出的

聲音真好聽。」



「啊,」李秀玉語不成聲,「還……還……不是你害的唷……唷……」



陳文斌雙手緊握李秀玉堅挺的乳峰使勁抽送。「咕唧,咕唧」,性器交合混

合著淫水的聲音響徹小屋。李秀玉的俏臉紅得嬌豔欲滴,小嘴微張,喘著氣說,

「老公,用……用力,我要……要高潮了。」



這時,陳文斌只感到龜頭一陣麻癢,那種要尿尿的感覺又要來了。陳文斌擡

頭對李秀玉說:「老婆,真是太舒服了,我要尿尿了啊。」



說完陳文斌不可抑制地大動起來。



「尿吧,尿吧。全部尿到我……我?面來。」李秀玉的臀部不停地向陳文斌

挺起。



「我,要來了,啊……用力……」



突然感覺陰莖被李秀玉的陰道緊緊握住了,從龜頭處能感到李秀玉陰道深處

傳來的陣陣抽搐。



「啊,老婆,我尿了。」



那種麻癢的感覺終于到了極點,陳文斌不由自主地拚命地把陰莖往李秀玉的

陰道?插,一股滾燙的精液從陰莖直沖而出,毫無保留地射入了李秀玉的體內。



仿佛全身的力氣都用盡了似的,陳文斌趴在李秀玉白皙的身體上,一動不動





陰莖繼續插在李秀玉體內,感受著李秀玉的體熱。



「老婆,你真美!」



「嗯……嗯……」李秀玉仍在輕輕地呻吟著,臉上露出無限的春色。



就是這樣的一場洞房激情才有了我的誕生。



第二章我的誕生



「哇……」



1999年8 月4 日清晨,一聲清脆響亮的啼哭,回蕩在縣醫院的産房?,一個

新生命就此誕生了。



這對于孩子的父母來說,這可是一生中驚天動地的大事,他們創造了新的生

命。



對于我,本故事的主角誕生了。



細心的護士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孩子的呼吸有點困難。



接生的醫生用聽診器仔細地在胸背探聽,慢慢地摘掉聽診器,有點猶豫地說

:「也沒什麽特別的症狀,就是呼吸有點急促,對新生兒來說可以算正常啊?」



看著還在不停地活動的孩子,大家全都不知所措。



還是接生的醫生提出了意見:「要不這樣吧,先送特護室觀察一下再說吧。





其他醫生也沒有意見,只好這樣了。隨後護士們一陣忙亂。



接生的醫生出了産房,陳文斌急忙迎上來:「大夫,什麽情況?」



接生的醫生說:「大人一切正常,一會就送到病房。孩子要觀察一會,現在

就送特護室。你們先照顧大人吧。」



說完就走了。



直到一切安排好,陳文斌問李秀玉:「到底怎麽了?」



「是男孩,好像呼吸有點困難,其他的到是沒什麽,他們要觀察一下才能確

定。」



「哦,你休息吧,我去看看。」



通過護士的指引,陳文斌順利地找到了特護室。只見剛才負責接生的醫生靜

靜地坐在保護罩邊,皺著眉頭一聲不響。孩子在保護罩內靜靜地躺著。陳文斌悄

悄地走過去,默默地看著孩子,心情非常複雜。



「這就是我的孩子?怎麽會這樣?剛剛出生就受苦難?到底怎麽了?」



醫生看了他一眼,慢慢地說:「現在保護罩內輸著氧氣,看來還正常。孩子

的心肺功能也沒有問題,就是不知道他爲什麽呼吸還是有點急促。還真是沒見過

這種情況。」



「那……」陳文斌非常著急,可是到底也不知道問什麽好只好一聲歎息,然

後默默地走回病房。



「怎麽樣?」一聲急促的問話打斷了他腦子?的混亂。原來是陳文斌他哥哥

和嫂子(許麗萍)坐在床邊,眼睛直直地盯著他。



他連忙搖了搖頭,從混亂的狀態恢複過來。



「哎……醫生說現在輸著氧氣,一切正常,心肺功能也正常,就是不知道爲

什麽呼吸有點急促。所以沒辦法治療,只能觀察。」



「那怎麽辦啊?」李秀玉的眼淚唰地下來了。



「妹妹你不要著急,現在著急也沒用,還是等醫生觀察一下再說吧。你的心

情要是不好會影響産奶的,啊……聽話。」許麗萍慢慢地勸慰著。



「對了。榮叔叔他也許有辦法。」陳文斌靈機一動,「我這就去把榮叔叔請

來。」



說完立刻沖出門去。



老中醫謝光榮坐在保護罩前,右手伸進在保護罩內,從頭到腳地把孩子摸了

一遍,然後對醫生們說:「你們先出去一會,我和孩子的父親說句話。」



等醫生們出去後,老中醫嚴肅地對陳文斌說:「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在秀

玉的胎期時我用了氣功治療和以後的保養中。現在的情況就是氣功造成的。你不

要著急,這是好事。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好事。孩子從還沒出生起,就處在先天的

氣功狀態,這可是練功者夢寐以求的好事啊。怎麽造成這樣的狀態的,我也不知

道。我可以治療,不過對你有個要求。」



「您老吩咐就是,只要孩子平安,我什麽都答應。」陳文斌急切地說。



「哈哈……不要這麽緊張。是要求你:第一,不要告訴如何人,孩子會氣功

的事。這關系到他以後生活的平安。」



「好的,我一定做到。」



「第二,就是讓他拜我爲師,學習氣功和針灸。」



「可是……」



「怎麽?有困難?」老中醫看到陳文斌的猶豫,不免有點納悶。



「這樣一來,就差了輩分了。不如讓他就認您老幹爺爺,您老再教他什麽也

沒問題了。」



「好啊,這樣就更好了。我現在先幫他控制住情況,回家以後我就去你家。

呆會我們統一口徑,就說我給他按摩的,其他的我來應付。一定注意保密。」



「好的,一切聽您老的。」



三天以後,經過觀察,母子平安,順利地回家了。



若幹個月以後。



我終于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了。



(不會吧!一個幹生下幾月大的孩子會有思想。對不起!各位,如果沒有思

想這文章不好寫啦!)



我慢慢地睜開眼,眼前一片明亮,我又立刻閉上眼睛。怎麽這麽難受啊?眼

睛也難受,好像渾身上下都難受。這是哪??我不禁張開嘴想喊:「哇……」



我不舒服,全身都不舒服!我喊!我喊!!



我身體?有什麽東西啊,怎麽到處亂跑啊。我想抓住它,可是沒辦法。要不

我就擠住它……還是不行。哇……我渾身難受啊!



哇……這是什麽??哪?來的?怎麽到我身體?來了?



咦……好奇怪啊,它怎麽也會跑啊??過來過來……怎麽?不聽話?過來啊

??還跑???嗯,就像剛才那樣,我先跟著它,然後慢慢地讓它聽話。



……哎……好像有點舒服啊。怎麽回事?



是不是那個東西的原因啊?再呆會看看。



哇……好舒服。



哎……好像它是轉圈的啊。我看看,是怎麽跑的。



哦!我想起來了,剛才那個東西是這樣跑的,就按它的,跑啊……



……哈哈……好舒服啊,繼續……



哎喲……我有點累了,好像也有點渴了,好像也有點餓了,肚子不舒服啊。

我喊……哇……哇……嗚……什麽?這是什麽?怎麽堵住我的嘴了?



我喊……不出。



既然出不去,我就讓它進來。我吸……我吸……啊……咳咳……這是什麽…

…哇……這個味道好極了,我還要嘛……嗚……哈哈還是它。嗯軟軟的,我吸…

…好啊!好啊!哈哈好極了……



我睜開眼想看看這又軟又好的味道是什麽東西呢?



當我睜開雙眼,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兩個白白的,圓圓的,胖胖的,大大的,

上面還有兩粒紅紅的非常可愛。



這麽可愛的東西我去咬了一口,我怎麽也咬不下去,因爲我沒有牙齒啊,我

很生氣,這麽好的東西不能吃。



那我就用手去抓,我用力的抓了幾下。哇!柔柔軟軟的好舒服啊!



這時我耳邊傳來了一聲極柔美的聲音:「啊!小壞蛋,你那麽用力抓媽媽的

奶子,媽媽痛死了。小壞蛋!長大一定是個色狼。」



聲音聽起來妩媚極了。



我摸著摸著就睡著了。



啊……這是把我放到哪?了?熱乎乎的,哦還好,挺舒服。我喊:哇!這是

什麽味道啊,不好。



「吐……」



……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老中醫用祖傳的配方,炮制了藥水,把我放在

?面泡。說是強筋健骨、壯陽固本培元。要不然我八九歲也不會幹那事,而且我

的本錢也很壯觀。)



由于各種原因,不到三個月的時候,我就能自己翻身了。同時我也聽懂他們

的一些話了。什麽「叫媽媽、叫爸爸、叫爺爺奶奶哥哥姐姐」之類的,還有「吃

飯、尿尿、覺覺」什麽的。當然了,我還有別的本事他們不知道罷了。我也不敢

讓他們知道太多。因爲我就主動地叫了一聲「媽媽」,他們就大驚小怪,把我抱

起來亂晃亂親的,把我弄得很難受的。哼哼……我才不要。以後再說吧。



有一天,我趴著實在有點難受,就一翻身自己坐起來了,好像還挺舒服的。



結果他們又是一陣鬧騰。好像說什麽──才三個月就會坐了,真是神童什麽

的。



我不明白──能坐著就是神童嗎?可是神童是什麽??



我最喜歡媽媽抱了,在媽媽的懷抱?的感覺真是舒服。我天天摸著媽媽的奶

子(原來這白白的,圓圓的東西叫奶子,我也不知道叫什麽是媽媽說的,她天天

說,小壞蛋!你別用力抓媽媽的奶子),暖洋洋、軟乎乎的,嗯……好舒服。



我不喜歡爸爸抱,他老是那麽使勁,還有他的嘴上,還挺紮人的。紮在臉上

疼,紮在手上癢,不舒服。特別是有一個人,特別氣人,老是紮我。不過我也不

知道他是誰。反正不喜歡。



過了一段時間,老是有人問媽媽,會走了嗎?我就不明白,我們小孩不會,

你們大人也不會嗎?不是走得挺好嗎?還問?最奇怪的是媽媽說還不會。怎麽回

事啊?真是奇怪。媽媽抱我出去的時候,我就發現有的小孩在地上用腿走路。我

就在家?偷偷地學走路。開始當然摔了幾次,不過我沒覺得疼,慢慢的就會走路

了。不過我還是不敢讓他們知道,因爲這時我才5 個月。我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應

該能走路,再說吧。



6 個月時,我就基本明白大人們說話的意思了。但是我是不說話的。我不想

再讓他們一驚一吒的。會說話就了不起嗎?哼哼……我還會唱歌呢。當然我也不

出聲,不然又讓他們吃驚。不過媽媽到是有點明白我的意思,經常給我看畫書,

還指著書上的字給我念。這到是讓我非常高興。一般情況下,兩次我就記住了。



然後我就不要舊的了,給我我就扔掉。還是媽媽最好了──一看我扔書,就

知道我是要新書了。



哈哈!媽媽,媽媽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我非常喜歡幹爺爺。應該是個老頭吧。他每次來都讓我好好坐在床上,他的

手就放在我的肚子上,有時候是背上。然後讓一個東西在我身子?跑。不過這些

我都會,我自己的那個東西也比他的跑得快,不過他在的時候我就讓他自己隨便





我也不敢讓他知道我比他的快,要不,可能又要讓別人驚奇了。總不會小孩

比老頭還厲害吧。哈哈……。



在這段時間,我知道了我有兩個姐姐(姐姐是什麽,我到是不明白。好像比

我大的就是姐姐吧),一個3 歲叫麗麗,一個2 歲叫慧慧。她們兩個是我大媽的

女兒。



我在1 歲前,假裝什麽也不行,但是我自己偷偷地什麽也學。直到有一天,

媽媽對爸爸說,斌斌怎麽還不會走路啊,不會是有什麽不對吧。



我才說:「我,會。媽媽,看。」



說著,我慢慢地站起來,慢慢地走向媽媽,說:「媽媽,抱抱。」



哈哈!當時把媽媽和爸爸高興得大叫起來,還把我舉得很高很高。



哎喲!把我給嚇得,乖乖不得了。以後絕對不讓他們過分高興了。真是的,

不就是走路嗎,半年前我就會了。哼哼,沒意思。



第三章我的生日



2000年8 月4 日,今天是我2 周歲的生日,家?來了很多人。都是我認識的

,有爺爺、奶奶、幹爺爺,我大伯和大媽,麗麗姐姐和慧慧姐姐與及其他我的親

戚。



只有我爸爸不在,他在溫州工作忙,脫不開身,爲此事我很不高興。



我爸爸叫榮伯的人就是我幹爺爺。就是老在我身上亂摸,我不喜歡他,不過

他們都喜歡我(因爲我長的好看,人又聰明又可愛),爭著搶著要抱我。



我到是喜歡讓大媽(許麗萍)抱,和我媽媽抱我的感覺差不多,挺舒服的。



尤其是胸前兩個奶子比我媽媽還大。



幹爺爺幹了一件讓我高興的事,給我了很多有猴子的畫書(就是小人書)。



我只好勉強地讓他摸了我幾下。



其他的人也給我禮物,不過我不大喜歡,無非是小孩子玩藝。我都長大了,

根本就不照顧我的情緒,哼哼。可是媽媽一個勁地讓我作揖,還說謝謝!謝謝!



真麻煩。



最可氣的是我的兩個堂姐,本來她們給我禮物還親親我,可是我抱住她們親

親的時候,她們都站不住,一下子倒了,還哭起來了。咳!真掃興。



不過好像大人們到是挺高興的,都哈哈大笑起來。這是高興的事嗎?還是自

己去看畫書吧。



我還沒看完一本呢,慧慧姐姐和麗麗姐姐就過來了,和我搶畫書。唉!真是

的,那邊不是還有嘛。



爲了不讓她們打擾我,只好把畫書一人一本發給她們,然後我就躲在一邊自

己看。才一會,她們又來了。這不是搗亂嘛。



無可奈何啦!誰叫她們比我大呢?



不過她們兩個長的很漂亮,那兩雙烏亮的雙眼,烏黑亮麗的頭發,還有小小

臉蛋紅嘟嘟的非常可愛。



我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媽媽教我說話,認字我都學的特別快。幹爺爺說那

是因爲他要我坐在藥桶?泡和他天天摸我的原因。



接下來是個舉行了一個生日儀式,唱生日歌,吃蛋糕,還有他們每個人都親

了我,我最喜歡大媽和媽媽親吻了,她們身上聞起來香香的。



吃了蛋糕,媽媽對我說:「斌斌你吃了蛋糕就兩歲了知道不,從明天開始媽

媽把你送到托兒所讀書好不?」



我臉上及不情願說道:「好吧!」



晚上大家都走了以後,媽媽把我抱到?屋睡覺,我躺在媽媽的懷?非常舒服





我揣著媽媽的衣角說:「媽媽我要吃奶。」



「斌斌你都兩歲了,應該斷奶。」媽媽很認真的說。



「不嗎!我不嗎!我要吃奶。」我雙手抓住媽媽的奶子按揉著,並且在媽媽

的懷?撒嬌說。



「好!好!你別抓了,再抓就要把媽媽的衣服抓破了,媽媽先把衣服脫了。

」媽媽把我放在床上。



媽媽面對著我,雙手去解開上衣的扣子。我又看到了熟悉的奶罩。奶罩是紅

色的很性感。



「媽媽快來啊!」我伸出雙手想擁抱媽媽。好像很焦急一樣。



「焦什麽急啊!媽媽又不會跑了。」邊說邊伸手到後面解開奶罩的扣子,然

後上床躺在我前面。



我眼前一亮,跳出兩個肉球來非常美,這就是我媽媽的奶子,潔白光滑,豐

滿上翹。



「吃吧!」媽媽把奶子塞到我嘴?。



我嘴?拚命的吸著一個,手?抓著一個。哇!舒服極了。



其實媽媽的奶子?已沒有奶水了。不過我喜歡吃媽媽的奶子和摸媽媽的奶子

那種性福的感覺。



我每次吃媽媽奶子和摸媽媽的奶子時,媽媽呼出的鼻息慢慢地愈來愈重。有

時候會哼出很動聽的聲音來,不知道爲什麽。



「小壞蛋吃夠了沒有。」媽媽手撫摸我的頭,溫柔的說。



「夠了。」我輕輕地鑽進媽媽的被窩。啊,媽媽的被窩很暖和啊。在媽媽的

懷?真舒服。



我把頭枕在媽媽的奶子上,臉輕輕地貼在媽媽的心口,手抱著媽媽。



媽媽緊緊抱住我,臉使勁地在我的頭上摩擦。



我嘴?吃著一個,手?摸著一個,躺在媽媽懷?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第四章癖戀奶子



我爺爺兩個兒子,一個是我爸,一個是我大伯。我們是農村搬到縣城,我們

家並不富裕,而租兩間花圓小區的套房。一間大伯父家?住,一間我家?住。爺

爺奶奶在大伯父家?住,兩間套房是相挨著的。



我大伯父沒有兒子,只有兩個女兒(麗麗和慧慧),我爸爸只有我一個兒子

,也就是說我爺爺只有我一個唯一的孫子。



當然,我們是從農村搬來的,農村的重男輕女的思想還是存在的。所以我是

爺爺奶奶他們大人眼中的「寶貝」,他們個個都很疼我。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跪在床上媽媽幫我穿衣服,而媽媽坐在我前面,她還沒

穿上衣服,上身是赤裸的。兩個奶子差不多頂到我臉上了。



「媽媽你的奶子好漂亮啊!」我用手摸著奶子說。



「小壞蛋,你懂什麽叫漂亮。」媽媽輕輕捏了一下我臉蛋。



「我怎麽不懂,像媽媽這樣的奶子就是漂亮,還有大媽的奶子也很漂亮。」

我昂著頭很確定的說。



「哦!你怎麽知道大媽的奶子很漂亮。」媽媽有點驚訝的問。



我這時臉有點羞紅,害羞的低下頭默不作聲。我不敢說,是怕媽媽生氣。



「說呀!你是怎麽知道的。」我擡頭眇了一下媽媽,媽媽這時嘴上挂著微笑

,有點捉弄我的意思。



死就死啦……



「我吃過。」



「哦!你吃過。你什麽時候吃過我怎麽不知道啊!」媽媽有點不相信。



「前不久在你上班時吃的。」我媽媽在縣城超市當售貨員。



「好啊,你背著媽媽偷吃。」媽媽伸出雙手在我腋窩吱撓著,臉上帶著笑容





「大媽的奶子好吃嗎?有奶水嗎?有沒有比媽媽奶子好吃。」媽媽一連問出

好幾個問題。



我撓著腦袋尋思著:「嗯!好吃,跟媽媽的奶子一樣好吃,沒有奶水。」



「沒有奶水,那你還吃什麽勁啊!」媽媽好像吃醋的問。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喜歡吃大媽的奶子。」我天真的說道。



「說,你是怎麽吃到大媽的奶子的。」看媽媽的眼神不說是不行的。



*********************************

***



幾個月前,你上班不是把我交給奶奶看護嗎?一天當我睡醒時我看房間?沒

一個人,我就喊:「媽媽,奶奶。」



我叫了幾聲沒人答應,我急了哭出聲:「嗚……嗚……」



這時一個聲音房門外響起:「哦!斌斌寶貝別哭,大媽在這?。」



大媽把我抱入懷?。



我看是大媽就停止了哭聲,我問大媽:「奶奶呢?」



大媽說:「奶奶出去有事,大媽來照顧斌斌好嗎?」



「好啊。」



其實大媽跟我媽媽一樣非常漂亮。豐韻迷人。尤其那兩個奶子鼓鼓的,不知

比我媽媽大多少。



「大媽我餓了,我要吃奶。」我摸著大媽胸前那豐滿的奶子。



「哈哈!大媽沒有奶呀!」大媽笑出聲。



我用手指著大媽的奶子說:「這不是奶嗎?」



大媽聽了一怔:「這……這是奶,可是大媽沒有奶水啊!」



「大媽你別騙我了,你兩個這麽大的奶子,怎麽會沒有奶水呢?」我用懷疑

的眼神看著大媽。



大媽聽了哈哈大笑:「斌斌寶貝,大媽真的沒有奶水啊。」



「我不信,大媽你脫了衣服讓我吃吃看。」我抓住大媽的衣角就往上撩。



我撩起大媽的衣服。看見大媽全身雪白的肌膚,然後我雙眼盯著大媽的奶子

猛瞧。黑色性感的胸罩只罩住一半的奶子,深深的擠出一條乳溝。



「哇!大媽你的奶子好大喲。」我兩手抓住大媽黑色的胸罩,用力的往上扯

,想把胸罩扯下,但怎麽也扯不下。



我著急地說:「大媽這黑布是什麽東西啊,怎麽脫不下來。」



「這東西叫胸罩,你自己脫不下來,那你就不用吃奶了。」大媽捉弄我說道





「不嗎!我就是喜歡吃大媽的奶,我要吃。」我把頭靠在大媽的奶子上,嬌

氣的說。我最喜歡在媽媽和大媽的懷?撒嬌了。



「好好!大媽給你吃就是了。」然後雙手伸到背後解開扣子,當時我並不知

道什麽扣子,扣子在那?。



大媽雙手伸到背後不到兩秒鍾,我前面就彈出兩個雪白的肉球來。



哇!好大喲,好美喲,兩粒紅潤葡萄比我媽媽還大。



我迫不及待的貼上嘴吸著一個乳房,大媽的乳房柔軟而豐滿,極富彈性。



我吸了半天也沒有吸出一滴奶水(用奶水兩個字讓人聯想到色色的,如果用

乳汁兩個字讓人聯想到母愛)。



「咦!真的沒奶水。」我不死心換了另一個奶子吸還是沒有。



「大媽怎麽沒有奶水,是不是給兩個姐姐偷吃了。」我很生氣說。



「嗤!」大媽笑著說,「傻小子,大媽生你慧慧姐姐已經四年了,所以才沒

有奶水。」



現在我徹底死心了,雖然沒有奶水,但吃大媽的奶子也很舒服啊。大媽的奶

子又大又的,柔軟豐滿。



爲了以後再吃到大媽的奶子,我對大媽說了恭維的話:「大媽你的奶子很漂

亮喔,比我媽媽還漂亮,而且比我媽媽的還大。我好喜歡吃大媽的奶子。」



大媽聽了顯然很高興:「真的嗎?」



我點點頭:「嗯!真的。大媽我以後可不可以再吃你的奶子?」



大媽想了想說:「只要斌斌寶貝以後要乖,聽話。大媽就給你奶子吃。」



我聽了興奮不已。



大媽看我很高興用手摸了摸我的頭說:「不過你不可告訴別人,這是我們兩

個的小秘密。」



「媽媽也不告訴她嗎?」我問。



「媽媽沒關系。」



就這樣我以後經常吃到大媽那柔軟豐滿的奶子。



*********************************

***



媽媽聽我講完並沒有生氣,而在我的額頭親吻了一下。嘴上還嘀咕了一句「

小色狼」。



「好了,你起來,媽媽要穿衣服啦。」邊說邊帶上胸罩。穿上衣服。